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马合开奘结果l > 正文

红色特工朱枫:出身富家金华抗战血洒台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5-13

  抗日战争初期,在新知书店金华分店里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同志,她叫朱枫。朱枫是宁波镇海人,www.44222.cc。出身富裕家庭。1925年曾参加声援五卅惨案等反帝爱国活动。1927年远嫁奉天兵工厂炮厂技师陈某为继室。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朱枫回到宁波老家。翌年其夫病故,朱枫在老家度过几年大家庭主妇式的生活,后与朱晓光结婚。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朱枫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37年底,朱枫一家人到武汉。次年初,朱枫到武汉新知书店工作,并捐款500元支持抗日救运动。武汉会战前夕,朱枫产期临近,转移至桃源、沅陵,在那里分娩。朱枫分娩后,全家来到金华,朱枫在新知书店金华分店工作。

  新知书店金华分店的重要任务之一是向皖南新四军提供抗日书刊。一方面,新四军派人到金华新知书店采购,另一方面金华新知书店也不断向皖南新四军驻地运送。金华新知书店还利用官方印刷厂闲置的印刷力量,排印新四军机关刊物《抗敌》杂志。朱枫在金华的日子,不仅做好书店里的工作,而且还积极支持和参加各类抗日救亡活动。1939年2月,她把9岁的女儿陈悼如送到台湾少年团,向台湾少年团捐赠衣服、布匹、蚊帐等,向台湾义勇队捐款800元,使台湾医院顺利开业。1939年秋,新四军教导总队决定设立随军书店,朱枫与丈夫一起来到皖南新四军教导总队驻地中村管理书店。1941年夏,朱枫化名周爱梅三次进入上饶集中营探望和设法营救皖南事变时被捕的朱晓光。次年春,朱晓光越狱成功,朱枫夫妇到重庆、上海等地从事抗日活动。1945年春,朱枫加入中国,调至中共华中局在沪贸易机构联丰棉布号和鼎元钱庄管理财务,兼管情报部门经费。在李克农的直接领导下,朱枫巧妙利用关系,周旋于上层人物之间,保护着党的事业和同志的安全。

  1949年,蒋介石集团退居台湾,在台湾的中共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军政上层机关里的一些“内线”与中共的联系亦被切断。10月和11月解放军攻打金门、舟山群岛严重受挫,攻占台湾比原先预计的更加困难。中共中央华东局为了尽快重新联系上台湾的“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取回重要军事情报,派朱枫到台湾执行这项艰巨的任务。

  朱枫从事情报工作后,改名为朱谌之,这次是以探望女儿一家作掩护到台湾的。朱枫前夫的女儿陈志毅在台湾地区警务处电讯管理所工作,女婿王昌诚是这个管理所的主任,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其实,陈志毅夫妇是的情报人员。1949年11月25日,朱枫从香港维多利亚码头登上了一艘开往台湾基隆的风信子号客货海轮。根据组织要求,朱枫在台湾只能单独联系两个人:中共方面是华东局台湾工作委员会的书记“老郑”(蔡孝干);方面是“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吴墨非)。蔡孝干是台湾人,曾在江西苏维埃时期担任内务部长,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中央派蔡孝干为中共台湾地区工作委员会书记到台湾开展工作。吴石是革命委员会的骨干,解放战争期间曾为中共组织提供了大量的绝密情报,为解放军胜利渡江、解放上海作出了贡献。1949年8月,吴石随军撤退到台湾,不久便升任为“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赴台前,中共地下组织给他的代号为“密使1号”。

  朱枫到台湾后工作顺利,很快与蔡孝干和吴石接上头,取得了《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置图》、《关于组织全国性游击武装的应变计划》等绝密资料,并迅速传递到中共中央华东局情报部和总参作战部直至中共中央的最高领导人。看到这批情报,在《关于组织全国性游击武装的应变计划》边上用红蓝铅笔标上不同的记号,并询问情报的来源。当得知这批情报是吴石和朱枫搞过来后,嘱咐说“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然后挥笔写下了《赞“密使1号”》的五言绝句:“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这是诗词中唯一一首赞扬情报战线月,在台湾的“保密局”逮捕了蔡孝干。情况危急,朱枫马上给女儿、女婿留下字条,准备离开台湾。但是台湾到香港的空中、海上航线都已关闭。吴石冒险为朱枫签发了《特别通行证》。于是,朱枫以探视病亲的名义于2月4日傍晚搭乘军用运输机飞往舟山。然而,蔡孝干不仅供出了朱枫、吴石,而且供出了整个在台湾的中共组织系统。“保密局”立即拘留吴石进行调查,并通知舟山方面逮捕朱枫,将朱枫押回台湾。朱枫被捕时,取下身佩的金银首饰一口吞下,急得派军用飞机将她从舟山运到台北,送进荣民总医院进行紧急抢救。在狱中,朱枫不为名利所诱惑,宁死不屈。

  朱枫的家人只知道朱枫于1950年代在台湾牺牲,但不知道朱枫是为何去台湾的,更不知道朱枫为何牺牲。朱枫在金华参加台湾少年团的这个女儿陈悼如为了纪念母亲便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朱晓枫。直到2002年,朱晓枫从《老照片》这本书上看到行刑前母亲的照片,才知道母亲是为何牺牲的。朱晓枫急切地寻找到了文章的作者——台湾历史学者徐宗懋先生,委托他寻找朱枫的遗骸。朱枫临刑前的照片是徐宗懋为编辑《二十世纪台湾》画册搜寻历史照片时发现的。照片藏在一家报社的相片柜底部,徐宗懋找到时已是沾满灰尘。照片的发布单位是“军事新闻社”,或许是画面过于血腥,绝大部分照片未曾公开。从这些照片及徐宗懋后来的调查发现,当时所谓的“吴石案”有400多名中共党员被捕,被抢杀的有6人。

  徐宗懋先生是个有心人,化了许多时间和精力,通过多种方式和渠道,经过3年的寻找,终于在2005年春节后找到了朱枫的女儿陈志毅。陈志毅现名陈莲芳,白天待在一个老人健康疗养院里,晚上回家,其夫王昌诚已故。当徐宗懋谈起她的继母朱枫时,陈莲芳马上说:“朱谌之(朱枫)跟我没关系,我们一家都是。”当徐宗懋拿出朱晓枫的寻人委托书时,陈莲芳看着委托书上的一堆名字若有所思,神色趋缓,她记得朱晓枫这个小妹妹:“我跟她不太熟,不过,她那时好像不是用这个名字。”陈莲芳说,朱枫被枪杀后,王昌诚因为此事被关起来查了几个月,朱枫的尸体是由政府处理的,也不知道骨灰放在何处。当徐宗懋第二次找到陈莲芳,把她小时候在东北的一张全家福照片放到她的面前,并告诉说她的亲姐姐陈兰芳在北京很想见她。陈莲芳凝视着照片,久久不语。沉默许久后,陈莲芳开口说起东北的事情,谈起了她的父亲。然而在谈到姐妹能否相见时,陈莲芳犹豫了,随后说她女儿在公家机关做事,怕会影响到她。后来,陈兰芳打电话到陈莲芳家,得到的是“没这个人”的回答。

  青山处处埋忠骨。没有找到母亲的遗骸,朱晓枫多少有些失望,而更令她失望的是海峡两岸的姐妹不能相认相聚。历史已经翻开新的一页。海相隔,但愿心不相隔;时过境迁,但愿感情永在;路长长,但愿和平久长。(这一段是作者写于2006年

  2010年4月,台北市第二殡仪馆工作人员发现标有“朱谌之”三个字骨罐。12月9日,朱枫烈士的骨灰回到北京。2011年7月14日,朱枫烈士骨灰安放和朱枫烈士铜像揭幕仪式在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隆重举行。